子桓公

你我本可缘订三生,奈何错过了彼此,一个世纪。

记得看过一个采访。
主持人问嘉宾怎么还没结婚?
嘉宾说找不到能说上话的
- 能说上话的不是很简单
- 那不简单,比如有天晚上你突然有件事特别想和你爱人说,可能是一个感悟,一个呼之欲出的心情,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想跟你爱人分享。这时候你爱人说,那么晚了,有啥事明天再说,睡吧。你看这多没意思。

有些事过了那个时间就不想说了。8小时的时差。。。。。。对此真的有种无力感。

给越越翻图片的,突然翻到一张没p完的半成品,顺手p 了下,随便吃吃吧。

猴子
周芷若:你听我解释,我跟阿离……
赵敏(打断):你还说你们没关系!你都叫她阿离了!
周芷若:……

葫芦六
赵敏:说好的让我攻呢!宝宝不开心。
周芷若:呃,下回,下回肯定让你攻

葫芦七
赵敏:你说,我和灭绝在你心里到底谁更重要?
周芷若:。。。。。。

葫芦四
赵敏:宝宝不开心
周芷若:说的像本宝宝很开心似的

太浮躁!!

小学三年级在家第一次拿笔拿尺画了一张建筑立面图,说要成为建筑设计师。

高三填志愿那年,问,想填什么志愿?答,室内吧,建筑太大,控制不住。

后来国外大学面试,设计老师问,你为什么不申请建筑呢?还是答,建筑太大,控制不住,室内吧。。。

第一年,种种原因出国被落下,第二年申请,脑子一热还是选了建筑。。。想,大建筑控制不住,那就做做小建筑,再不行,做做公共设施设计也好。。。

结果国外第二年就做了三层高的大商城。

如今,面对城市规划的课程大难,抱怨道,城市规划太大,控制不住。

其实你控制不住的不是城规设计,而是控制不住对这领域的未知,控制不住对接受新事物的懦弱,控制不住因不自信而产生的烦躁。

所以,
务必请
静下心来。

回国懒了近三个月,活该在大腐国孤单寂寞冷是吧。。。所以只能给你们发刀了~~媳妇都不在身边,怎么甜得起来嘛(摊手)

苏骁齐:

若是赵敏,讲了成全

   早春晴明,湖水碧绿,水榭之上,玉兰树下,一丝沉香散在空气中。
   弄筝的女子头盘云髻,斜插金钿,明眸含水,肤若凝脂,身着锦衣,腰带玉佩。
   朱唇轻抿,珠圆玉润,琴音绕梁,袅袅不绝。
   半晌,只听她手下一顿,铮铮之声倾泻而出,如行云变幻,如流水转逝。
   收势,女子起身目眺远方,养了许久的寸长指甲,慢慢的嵌入了掌中。
   周芷若,你竟然,真不来。
   你不来,那我便,寻你吧。

   半月之后,濠州城中,一袭青衣的玉面公子,轻摇折扇,慢步缓行,终是驻足在这天下驰名的“如归”客栈前。
   青衣公子勾了勾唇,眼底却不见笑意。如归如归,是宾至如归,还是不如归去?
   一壶酒,一箪茶,怎够消磨。
   一张请柬,此生当如参与商。

   公子握杯远眺,非是玉杯,却被那双莹白的手执出了连城璧的感觉。
   店家小二登楼送酒的时候,只敢敛了眉目,匆匆放了酒壶,不敢多言。下了楼来才敢长舒一口气,对着掌柜的抱怨一句,“这公子美若如仙,可我在他身旁一刻,却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奇也怪哉。”
   掌柜神色不变,淡淡开口,“过两日的婚事可是武林大事,什么样的人你都会见识到的,你可别堕了我们如归客栈的名头。”
   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能被赵敏听到。赵敏心念一动,突然轻簇双眉,溢出喉咙的轻咳竟带出几丝血沫。
   啊,真可惜,把她送给自己的手帕弄脏了……
   赵敏握着手帕的手渐渐收拢。

   濠州城,街道红砖瓦砾,粉妆玉琢。
   天下驰名的如归客栈,自上而下,都在筹备明教教主张无忌与峨眉掌门周芷若的婚礼。
   真真是喜庆非常。

   难道你从未动心?

   难道是我会错意?
   周芷若,我自负,我看错。
   家之仇,师之亡,国之恨。
   原来你从未忘记。
   原来你要倚天剑。
   原来你真不要我。

   这身子,在海上那些日子,已如败絮。
   这心意,等待了那些时日,心凉如水。
   多情不寿,慧极必伤。
   可笑,可叹,可怜。
   青衫公子又笑弯了眉眼,街上熙熙攘攘,厅内人来人往,竟只有自己格格不入。
   用酒压下了喉中的腥甜。
   遥遥的举杯敬上了虚无。
   张大教主我敬你永得佳人。
   周大掌门我祝你永失……

   赵敏抬手以袖遮额,才饮一杯,如何能醉。
   若未醉,这滴泪,又如何落于人前。
   无非是,眼前人,一脸淡漠若隔世。

   “你来了。”
   “我当来。”
   “可你不该来。”
   “我来…断缘。”
   “赵敏。”
   “你若要我,我才是赵敏;你若不要,我便是天下兵马大将军汝阳王之女,敏敏特穆尔。”
   “你走吧。”
   “茕茕白兔,东奔西顾。”
   “我不念旧。”
   “好,好,好。周芷若真不愧是灭绝师太的好徒儿,是敏敏看走了眼,交错了心。”
   “回大都去,做你的郡主,不要在这里。”
   “你可担心我。我死了,你会不会伤心。”

   等不到答案,赵敏便把衣袖放了下来,面前果然无人。
   那张如玉容颜细看之下才能察觉到一丝施了脂粉也掩不住的神色衰败。
   若是让她看到自己现在的气色……
   怎能让她看到。
   她当记得我赵敏的风华正茂。

   明教教主与峨眉掌门大婚,八方豪杰,四海之宾。
   落座在最远的席位,遥看佳人倾国倾城。
   待我送最合你心意的礼,让张无忌永世敬你爱你,如何?
   

   新人礼成,赵敏挥手召过一个看热闹的韶龄小童,几块糖果,几枚铜钱。
   “把这信,这物,交给场上最好看的人。”
   “大哥哥,你就很好看呀。”小人儿含着糖块,嘴里甜甜。
   赵敏怔愣了片刻,笑如和煦春风,叮嘱道,“去吧,晚了,新人就要送入洞房了。”
   “大哥哥,你是不是喜欢那个新娘子姐姐呀,她真漂亮。”童言无忌。
   赵敏没有再回答,一双清眸,只落在一人身上。
   勾唇却无笑,只愿君安好。

   明教一席人生怕婚礼上多生枝节,可偏偏一派的风平浪静,大有用力过猛后的脱力感。
   待到礼成,众人皆松一口气,却看到一小童送来一封信,一束发。
   如临大敌。
   周芷若接过了这书信,张无忌接过了那束发。
   周芷若轻抿朱唇,张无忌惊叫失声。
   赵敏。义父。

   张教主夫妇亲启:
   金毛狮王,成昆手上。
   地址已得,附于信后。
   百年好合,永祝安康。
   汴梁敏上

   周芷若眼见自己的新婚夫婿以及明教上下皆拿着信手舞足蹈,一场婚礼最后如若闹剧。
   这是自己的选择,就如同当初放弃了那张如花笑靥。
   只能悄悄掩下了装着信的信封。

   不知多少年岁过。
   只知新朝换旧人。
   峨眉金顶上,一团雪从檐上落下,苍凉了半世的掌门终究展开了一卷纸,纸边泛黄。
   青衫磊磊,容貌无双。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後記

   她想好好看看她的模样,可是泪水模糊了视线,怎么也看不清。
   明明这么近却怎么也看不清,她着急,害怕,绝望,眼泪就更多,大颗大颗地滚落。
   她只能哭泣,她甚至觉得自己连哭泣的资格都没有,但她只能哭泣。
   那只修长骨节分明的手虚弱地伸出,那双手曾经干净温暖,现下却像冰一样凉。
   那样冰凉的手指轻轻擦去她的眼泪,眼泪顺着手指流下融化了手心凝固的血迹。
   于是她看清了她的脸,她在微笑。她紧紧握住他的手,仿佛只要敷热了她就不会离开。
   周芷若内力一直在输过去,只是那内力竟在赵敏身上存不过一息。
   “芷若,我中的是七伤拳,别费力了,我心脉内脏筋脉已难续。”
   “之前和你说的都是吓唬你的,我不会让铁骑踏你峨眉的……”
   “你不该来寻我……我不想让你见到现在的我”
   “你说带我去看江南的桃红柳绿,我也答应你去看塞北的大漠斜阳……”
   她累了似的阖眼,“替我好好地看看这世间吧……”

   “若我不是蒙古汝阳王之女,便好了……”


答应你们的视频粮~~~

铜矿停更通知
最近停更通知有点多,不差我一个。宝宝开始剪片了,所以铜矿就停了哦~吼吼吼~~不过我剪视频好像有点慢呢~

杰剧情一
娇娇 : 怎么?又吃醋了?

世界剧情二
娇娇:我要去沐浴,你来不来?
潘潘:才不相信你的鬼话,现在我还腰疼呢!
娇娇:那我去了。
潘潘:等等!……我……也……去……

骁齐剧情三
娇娇 : 来给姐姐笑一个吧~
潘潘 : 哼!

fon剧情四
娇娇:晚上不和我去找东方啊?
潘潘:哼,我要去看着你,不能让你拈花惹草了。

骁齐剧情提供:
赵:喂,周芷若,不就是在一起睡了个觉嘛,我们同是女孩子,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周:妖女,你快离我远点!
(师傅,我对不起你老人家,我杀不死她,还被她轻薄了…)

范小念剧情提供:
周:“你怎么能在我喝醉之后对我做出这样的事,万一回峨眉被师傅发现了我守宫砂不见了,该如何是好?”
赵:“周芷若,讲道理,昨晚明明你一直在对我……[害羞],我都没力气还手……”
周“……”